AC米兰中文网

AC米兰中文网

您的位置:AC米兰中文网 > 足球 > 英超 >

英超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2020-05-22英超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近日,鲁尼在《泰晤士报》专栏中谈论了团队作战的重要性,并认为一名不遵守主教练战术计划的球员,容易毁掉整个比赛计划。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近日,鲁尼在《泰晤士报》专栏中谈论了团队作战的重要性,并认为一名不遵守主教练战术计划的球员,容易毁掉整个比赛计划。

和很多人一样,我也看了网飞那部讲述乔丹的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。之所以我对这部纪录片非常感兴趣,是因为我有美国体育的经验:明白它是如何在合同、媒体和球迷方面运作的。

纪录片中一个有趣的部分是,超级巨星乔丹如何成为一名完全的团队型球员。因为他想要赢得比赛,并意识到只有一支优秀的球队才能够帮助他实现这一目标。你可能会注意到斯科特-皮蓬这样的“配角”,但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如此优秀。

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

如果你在一名12岁孩子面前提起C罗,他们会马上说:“是的,他是曼联一名出色的球员。”但如果你说“朴智星”,他们可能都不知道这位球员是谁。然而,我们所有与朴智星一起踢过球的人都知道,他同样是我们成功道路上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这是因为朴智星对团队的贡献。现在我想谈谈团队的事情。他们——不是某一位球星——才是最重要的。

牺牲小我,成就大我

我从小就具有团队意识,年轻球员需要尽早认识到,光靠自己是做不成事的。理解团队的重要性,就是要理解如何赢得比赛。这不仅仅是团队合作,更是团队精神带来了冠军。

在埃弗顿,赢得一场比赛就意味着一夜狂欢。但在曼联情况就完全不同。获胜只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我的第一个奖杯是2006年的联赛杯冠军,我非常高兴,当我们从卡迪夫返回曼彻斯特之时,我在想:“我们要出去嗨一下。”

然后我们下了飞机……所有人都回家了。最后我还是回家看电视去了。

在弗格森治下,赢球就是你应该做的事情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在队友眼中,朴智星是一名为曼联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球员

打破常规的团队模式

为球队效力,就要接受主教练的指示。一个缺乏纪律的球员会毁掉整个比赛计划。

在我效力埃弗顿的首个赛季里,我们会收缩防守,但托马斯-格雷维森喜欢从中场冲出去追球。虽然球迷们也很喜欢他这样的举动,但他这样的操作,会让整个比赛计划变得困难。对手中后卫的传球可以轻而易举地绕过他,我们中场会出现很大一个空白区域。

赛场上唯一想做啥就可以做啥的球员,只有前锋。只要中后场有四五名球员在后面,逼抢对手,那么前锋就可以离开自己的位置,去压迫对方门将,或者寻找进攻空间。

但如果这种随性比赛的球员是一名中场球员:如果对方压迫到中场位置上来,那么前锋就必须过来补位。或者如果对方前锋压制住了这个位置,那么中后卫上来补位吗?一名中场球员在比赛中不按照计划行事(位置不确定),确实会影响场上很多球员的发挥。

所以,阵型结构是至关重要的。但即便是防守型球队也需要一些冒险的时刻,马竞就是那种最擅长团队合作的球队之一。我三月份在安菲尔德看了他们的比赛。比赛进行到第70分钟的时候,他们突然说:“好了,我们进攻吧。”在接下来的三到四分钟里,他们突然开始猛攻,打了利物浦一个措手不及。

他们会在这方面努力,而这种转变的触发点是一名中后卫,或者迭戈-西蒙尼给其他人的信号。优秀的团队会预演各种不同的场景:取得进球的情况,或者是丢球的情况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在鲁尼看来,马竞是最擅长团队作战的球队之一

有时候,最难对付的对手是那些威胁到你的球员。

在美职联中,我们与拥有施魏因施泰格担任中后卫的芝加哥火焰交锋。我知道这会是一场极为困难的对决,因为施魏因施泰格在站位方面有着神奇的表现,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防守球员之一,他会让你去触球,然后当你和他对抗之时,很好地完成抢断。

虽然他并非我遇到过的,最好的中后卫,但事实证明,他是最难被压制的球员之一。那场比赛中,他出现在左翼或者右翼,各种奇怪的区域。我对他说:“你去那边,我就在这儿等着拿球。”他微笑着回答我:“别担心,我这就走。”

你问任何一名前锋,或者中场球员,他们都会告诉你,最难处理的事情之一就是一个擅长无球跑位的中后卫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鲁尼认为施魏因施泰格是一名难以对付的球员

另一类噩梦型球员则是兰帕德那种类型的中场球员。当队友带球在边路推进之时,他会杀入禁区。他是那种弗格森会说:“这样的球员做了几个人的事情——你必须传球给他们。”

他说的这类球员中,有些你可能想都想不到。斯蒂芬-爱尔兰是这样的球员,杰纳斯也是这样的球员。这纯粹是因为他们有着十足的推进能力,能够在你的中后场掀起风浪。如果球队在那一刻注意力不集中,那么对方最好的球员——比如兰帕德——就将惩罚你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希望看到博格巴出现在一个靠后的位置上,又能够在队友带球在边路推进之时,杀入对方禁区。博格巴能取得很多进球,他的脚法和运动能力都很出色,这使得他成为了对方的噩梦。我希望博格巴能够扮演类似的角色——如果他在这个角色中有所发展,那么他将是一名不可思议的球员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兰帕德这种类型的球员,也是对手心中的噩梦

团队沟通

只有在沟通顺畅,你才能够作为一个整体工作。大多数球队都有三到四名球员对着其他人大喊大叫,但在曼联,每个人都会直言不讳。无论我在哪里踢球——尤其是在华盛顿联和德比郡——我告诉年轻球员,要对我“大喊大叫”,不要害怕。你不可能观察到每一个对手的跑动,每个人都需要告诉对方,他们看到了什么。

与每个球员交流的结果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2017年在埃弗顿,我们出征伊蒂哈德球场,采用的是4-2-2-2阵型。我们的计划让出边路给曼城,在中路屯集重兵。因为我们知道他们很难将球送到我们的禁区。

我们差点儿就赢了。曼城还是等到最后时刻才取得进球。通过斯特林将场上比分扳成了1-1。但这是我踢过的,最艰难的比赛之一。曼城不断向我们施压,我们必须集中精力。不停提醒自己的队友。你知道如果一名队友忘了自己的职责,你可能就会陷入麻烦,球队也会因此丢四五球。

我担心的是汤姆-戴维斯。因为他年轻,充满热情:他是那种喜欢追逐对方的球员,但平心而论,他受过良好的训练,表现得很好。

团队建设

主教练需要知道自己要什么,以及如何将各个部分组合在一起。

当我加盟曼联之时,弗格森说:“我正在重构曼联,我签下了C罗,我认为他会成为一名顶级球员。我签下你,阵中有弗莱彻,还有像布朗、奥谢这样的年轻球员,还有吉格斯、斯科尔斯、费迪南德这样经验丰富的球员。”然后弗格森签下了卡里尔和朴智星,之后是维迪奇、埃弗拉、特维斯和哈格里夫斯。

你可以看到弗格森采用了怎样的整合步骤,以及他是如何让计划之外的球员离开。罗伊-基恩离开了,范尼离开了——有时候你会想,“他在干啥呢?”

但弗格森想的是更大的蓝图,他明白。比如,为了让C罗发挥出最好的水平,他必须让范尼离开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为了让C罗发挥出最好的水平,弗格森送走了范尼

团队型球员

看看曼联的关键比赛。朴智星或者弗莱彻总有一人参与其中(或者两人都参与)。他们对曼联至关重要。

我和C罗,特维斯这样的球员经常能够登上媒体头条,但他们和我们一样重要——因为他们为球队所做的一切。我们知道他们很善于牺牲自己,他们的个人品质经常被忽视。

弗莱彻和朴智星在球队前进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我记得在对阵米兰之前,弗格森的赛前训话。他对朴智星说道:“你今天的任务不是触球,不是传球,你的任务是盯死皮尔洛。”

当时皮尔洛场均110次传球,其中有六七十次是向前传递,这些传球可能会对球队造成威胁。他有这样的技巧:当球从边后卫传到他身边之时,他会直接传球越过我方忠厚我的头顶,让舍甫琴科或者卡卡撕开防线。皮尔洛是我见过的,最好的传球手。

所以弗格森对朴智星说:“不能让他传球。你不能半刻松懈。”我认为皮尔洛在那场比赛中几乎没有完成40次传球,而且95%的传球都是向后传递的,因为朴智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执行了弗格森的战术指令。我们所有人都意识到,那天晚上朴智星所做的事情,无论是在身体层面,还是精神层面,都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。

团队配合

在团队中,你需要伙伴关系,并形成作战小组。更重要的是,每个作战小组都要有一名领导者。有人领导着后防线,也有人领导中场和锋线。

在曼联,费迪南德一直是防线领导者——在某些方面,我对维迪奇成为曼联队长而惊讶。斯科尔斯和卡里克负责中场,我可能是锋线领导者。

一个好的组合比一名好的球员更难对付。

当你和切尔西交锋之时,面对特里和卡瓦略,是如此艰难。如果他们中有一人不参加比赛,作为对方的前锋,这对我来说,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进攻也是需要配合的,尽管人们说我们曼联拥有很多伟大的球员,但实际上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作为一个纯粹的反击机器。我们会进行防守,然后反击破门。

我们会训练从后场开始的反击。在我们的训练中,给了8秒完成破门的时间。我们在中场安排了一名前锋,在门柱两侧各安排了一名球员。一名球员传球给前锋,然后两人一起推进。面对两名防守球员,你有8秒时间可以去破门。

我们知道,如果C罗、朴智星、纳尼和我都是全速推进的那种前锋,如果跑位得当的话,没有人能够追上我们。

2009年欧冠半决赛对阵阿森纳之时C罗的进球,或者2007年我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对阵博尔顿之时的进球,都是来自这样的训练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2009年对阵阿森纳的欧冠半决赛中,朴智星、鲁尼、C罗三人打出极速反击,并最终由C罗完成破门

团队精神能帮助球队上演以弱胜强的好戏

客场对阵博尔顿的比赛总是很糟糕。这是身体上的,你知道你必须赢得对抗才能够赢得比赛。我记得埃弗拉是这样评价凯文-戴维斯的:“我讨厌这个人。”在罚界外球之时,凯文-戴维斯会用肘部抵住对方的后腰,当球越过边线之时,他会把脚伸过去。

博尔顿的客场之旅或多或少结束了皮克在曼联的职业生涯。他当时很年轻,在那里经常被人起伏。我想这就是弗格森认为他身体状况不适合英超的原因。我一直记得维迪奇的所作所为:如果我们要去博尔顿——当他面对德罗巴之时也是一样——他会在比赛前两三天去健身房,做足准备。

博尔顿也是有一定实力的球队,他们能够作为一个整体战斗,然后利用这种方式去击败强大的对手,这是一个典型的,以团队精神击败个别优秀球员的例子。

1995年足总杯决赛的埃弗顿就是这样,我至今还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击败曼联的。

2008年欧冠半决赛曼联对阵巴萨之时,也是如此。巴萨在两回合表现得更好,这是180分钟的艰苦战斗,他们要坚持不懈,还要靠点运气。这是真正让球队意识到有时候你必须丑陋地赢得比赛。

鲁尼专栏:球星无法决定胜利,团队作战才是胜利保障

在曼联对阵巴萨的2008年欧冠半决赛中,斯科尔斯为球队攻入制胜进球

在重启计划中,球员的意见似乎无足轻重

目前的计划是让英冠球队在5月25日恢复训练,但在疫情检测、社交距离和其他事情变得更清晰之前,这只是一个提议的日期,而且已经改变了好几次。我非常渴望再次训练和比赛,但感觉英格兰足球回归得太早了。

我们的政府表示,人们可以重返工作岗位,但必须在工作所保持社交距离,这在足球领域是行不通的。所以我不明白:直到政府准许我们进行身体接触,我们才能进行适当的训练或准备。

我知道迪尼、丹尼-罗斯和斯特林是怎么做的。他们都对英超球队本周的训练表示担忧。我们关心的不是我们自己,比如你是否会受伤,而是把新冠病毒带回家并感染我们周围的人。人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。

我会带着兴趣关注德甲的回归,但重要的是要记住,德国在疫情检测方面领先英格兰,他们的影响并不是那么严重。他们所在的地方,他们的政府认为他们可以再次允许全面接触的运动,但这不是我们政府的立场。

对我来说,整件事是前后颠倒的。对于球员、教练和球队医疗部门来说,最重要的因素是比赛的重启日期。一旦重启,我们就可以计划好到达目的地所需的时间,训练的类型。德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设定了一个目标日期,但我们还没有制定出来。

令我惊讶的是,我们的观点似乎无足轻重。英超通过教练和队长与球员的进行接触。但是作为德比郡的队长,我还没有接到过来自英格兰足球联赛或者英足总的电话,询问德比郡球员对于联赛重启的看法。

(Armour)